冷漠的心裡,住著一顆溫暖的心

學校
致理科技大學
日期

還記得在和小學伴見面前,我對小學伴其實有非常多的幻想,幻想他是一個非常純真可愛,喜歡跟大學伴聊天,善解人意的小學伴。在做第一次的教材時也一邊幻想他會有甚麼反應?而我應該要怎麼回應他?哪邊應該要再補充甚麼?要跟他說甚麼有趣的故事等等的,陷在一個完美的糖衣泡泡幻想中,我帶著一顆非常期待又忐忑的心準備和我的小學伴見第一次面。 但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我的糖衣泡泡被戳破中收場,第一次上課,我等了小學伴半個小時,我等呀等,心情也逐漸盪呀盪的,就在我終於見到他時,我發現他跟我幻想的他完全不一樣,他不像我幻想的喜歡和大學伴聊天,相反的,他對大學伴非常的具敵意,不願意和我分享有關他的任何事,也不太願意和我說話。好笑的是,我們第一堂課中,小學伴最常講的竟然是:嗯、不知道、不要。當下的我其實真的非常的手足無措,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只覺得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上課的情況,就唯獨漏了這種讓我不知所措地場景,這對於第一次擔任學伴的我其實有著很大的震撼,我不知道我才剛經歷完第一堂課而已接下來我和小學伴要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跟他互動,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注意聽我說話,讓他願意跟我講多一點的話。 在接下來的第二堂課,第三堂課,我也想了一些例如放小影片、給他做心理測驗的小東西希望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但小學伴的話依然非常的少,只是他偶爾會跟我說他不想要甚麼或是他想要做甚麼,除此之外,並沒有甚麼特別多的改變,但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他做心理測驗的過程中觀察到了他其實是一個想法蠻成熟的小孩,他的內心不是如他表面所示現地那樣冰冷,當時我想,或許我能在相見歡時,透過相見歡這個活動,穿過他冰冷的外殼,見到真正的他。 終於到了相見歡這天,雖然我不敢再抱太大的期望,不過在我終於見到他本人時又再度打擊到我了,其實我在相見歡的第一天真的非常崩潰,我完全無法掌控他,他也不想跟我講話,當我看到其他的小學伴都和自己的大學伴在一起而我都只能追著學伴跑,不然就一個人站在旁邊,當下真的內心崩潰也不知所措,非常地想叫台灣大車隊回台北,但謝謝當時總是有其他可愛的小學伴或是其他大學伴,和老師的鼓勵,給我繼續的勇氣和動力。雖然心情接近崩潰,但自己的小學伴還是要照顧,因此我換了一種照顧他的方法,採放養模式。而我就只是在他的背後看著他,讓他不要受傷,在他無法完成某事時出現幫忙他。然而也讓我觀察到了另一個非常不同的他,我發現,其實他是個非常單純而且很聰明,反應很快,並保有善良的孩子,也是一個非常沒有信心的孩子,或許他對甚麼事都無所謂的態度,是他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的方法,在某一個瞬間,他的背影,竟然使我打從心裡的心疼他。 在最後一個行程,分享心得中,我們終於有一個可以單獨聊天他也不會跑來跑去的時間,我感謝這時候的他,願意和我說他的故事,甚至跟我說他的夢想,在這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好像真正認識他跟真正的他聊天一般的感動,更讓我重新檢視了自己,我之前所給他的,真的是他所喜歡的嗎,還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謝謝他教會了我這個道理,雖然過程比較辛苦,但是我還是非常開心可以帶到他。

相見歡第二天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