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
國立屏東大學
日期

       還依稀記得第一次見面,文傑很羞澀且幾乎沒什麼表情,專心中帶著一絲絲活耀,沒想到最後一次的結束,會如此依依不捨,兩邊都捨不得成為按下那個下課鍵的人,文傑說:我要按囉!;我說:我要按囉!,就這樣彼此重複了快10次,直到那首歌的旋律慢慢消失在背景,長樂端老師的聲音響起,我快速拍了一張照,視訊中斷。 前幾次上課文傑雖然有時手會不由自主的拿起東西,也會脫下鞋子,但他是很專心也能跟我對答如流,我很喜歡這種輕鬆卻不失學習的自由,所以我在上課時都不會介意他的動作,他也都能適時的給我許多回饋與反應,這是我感受到的暖意與誠意,看到文傑每次都能露出笑容,就算昨天做到很晚的教材,一切好像都值得了。

       後來的相見歡,算是一個學期上課的縮影,也是關係的轉捩點 從一開始一見面超級安靜害羞,連搭遊覽車都沒辦法坐穩,對話內容都是我們一句他一句,我和另外一個大學伴只好用我們的真心融化他,後來做糕點DIY互動時文傑就慢慢變的悶騷且主動,漸漸放下害羞,最後在離別時,看到文傑一直頻頻回頭的說再見,真的讓人很溫暖和不捨。 後來在上課時,文傑就不會再害羞了,反而是越來越活潑,有時候還會需要幫他滅火冷靜,從一個互相不熟的遠方到最後有了很多的默契和羈絆,我想這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了吧!

       最後一堂課時,他主動要求要放一首離別的歌給我,卻一直害羞沒辦法大聲唱,只有聽到微弱的哼唱,但我已熱淚盈眶,也許偏鄉的小孩學習動機低落,也許偏鄉的背景造成學習低成就,但偏鄉的孩子卻是充滿著溫度與真誠的笑容,缺的是那真正關心在意他們的陪伴。

大小學伴照片